《次元旅行☆跳躍了》——獻給星星的歌

次元旅行跳躍了詩集封面

在銀河中發出的每一點光芒,
都是一塊人生的碎片。
而我都打包給你了。

宇宙旅行,一開始是寂寞的。那時候我們失重、浮游,在星團之間哭泣與尋覓,直到重力把我們錨在這個星系。從此,我們得以出發旅行,並知道自己的港口在哪;從此,我們知道有某些事物,得以跨越時間與次元存在。

《次元旅行☆跳躍了》購書連結:
博客來
讀冊
金石堂
三民
誠品



回到安靜的地方 150807

寫詩的時候
需要回到
安靜的地方

街頭太吵
去年的腳步
現在正從
地球另一端回來

咖啡廳太吵
超齡中二以三倍的語速
討論自己的青春期
是不是一部糞作

夜晚太吵
夢踏過睡眠搖醒我
急著訴說
它的故事

即使只有我
還是太吵
假如你經過我身旁

第一版撰寫於 15 年,這次拿出來有修了幾個字。

殘片 140824

Photo Credit: Emiliano Arano . Source: Pexels

那天我遍尋不著那片白色的夢,海浪高速旋轉,捲出令人入魔的霓虹光芒。遺失的那些日子,我小心地把綠色的夜晚對半剖開,中間夾一本書,或是一張廁紙也很好。時間重複經過,越來越強烈地鳴總是寒冷頭痛。

20140824

無意識書寫跟發廢文只有一線之隔。

過了幾年回頭來看,我寫作的技藝並沒有成長,因為我其實沒有在思考。前陣子看了喵球對於「詩來找我」這件事的看法,深深覺得慚愧。另一方面,也許我真正的問題是在技藝或是靈感之前,有著長期的失語。我覺得詩要寫得好,必須要能敏銳地觀察,不管是觀察週遭、環境、氣氛、人物,甚至是能將自己當成一個被觀察的客體並描寫其狀態。

詩曾經將我錨在這個世界,但我卻因為想緊抓著那一點點的安定感,而進入一種自我噤聲的狀態。我很少寫長詩,因為我總是在等詩來找我,詩只會讓我窺見它的影子,而我抓緊機會抄襲,卻只能留下部分的碎片。

讀我的詩,常會覺得好像有話沒說完,其實就跟我做的夢一樣,幾乎不會有結局。但我開始認知到,詩沒說的部分,就是技藝了。

別再睡了,醒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