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panic! COSCUP 2019 快速回顧

The picture on background is from NASA image and video library
“Don’t Panic” by Coldplay,可以搭配文章應景聆聽

雖然當了幾年工人,第一次寫 COSCUP 相關的文章。

我其實並不是非常資深的工人,但這次的經驗覺得不趁記憶猶新時寫下來實在太可惜了。Bob 昨天有說,這次的事件大家分散行動之下完成了,但即便是總召也沒有人掌握全貌,我們應該要試著拼湊出,所以我就盡可能的從我角度流水帳的心寫一下。

大家可以看到首圖: “Don’t Panic!” 去年八月的時候我做了這張圖片,雖然我已經不記得確切有什麼事件激發我做出這張圖,但今年挖出來用真是非常的合適。在我貼圖的時候,我還抱著一點詼諧的心情,笑看議程組其他夥伴一起熬夜秒讚秒回。但沒想到隔天發生的事,讓我真的只能不斷對自己吶喊: “Don’t panic…just DON’T!!!!” 而前一天朋友貼給我的 meme 已經成真…

今年因為議程組的國際合作計劃,希望能跟更多本土社群互相交流,在六月的時候跟著 COSCUP 特別軌到 HKOSCon,那次我本來想投稿,但最後不了了之,擔任了主持人,可是因為講英文實在太緊張,我的表現……實在是慘不忍睹。這次 Bob 問我要不要再挑戰主持,我覺得這個人真的心臟很大顆。抱持著你敢推坑我就敢跳的心態(腦波弱),接下了 Day1 main track 的主持任務,在這邊跟大家分享一下 “Tips For Host” 這篇好文,雖然我沒有做到(掩面逃)。

但因為各種事故,到前一天我的主持講稿都還沒完全準備好,因此我超級慌張。每次慌張的時候都會想到《銀河便車指南》裡的這句名台詞,也難怪 Arthur C. Clarke 會說 “Don’t panic.” 也許是給人類的最佳建議 [來源] 。

前夜派對的前一天其實也沒什麼睡,但回家總是要把講稿準備好才安心,抱持著「不要睡就不會睡過頭了」的心態,想說捷運發車就可以來去搭了,也許還能悠閒的吃個早餐。但因為熬夜的關係講稿寫完眼睛很痠,想說閉一下眼睛好了,設了兩個鬧鐘而且我跟朋友約好一起搭車,想來如果我不小心睡著會有人打給我吧。

殊不知!我的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音量被調小了,所以我根本沒聽到鬧鐘、電話(醜一),我的朋友很貼心的傳訊給我說:「你可能想多休息一下,我先走了晚點見。」某人醒來發現我還在家的時候,已經八點四十了……當下我感覺我是◢▆▅▄▃ 崩╰(〒皿〒)╯潰 ▃▄▅▆◣這個表情符號,就是這麼崩潰,衣服隨便套了背包抓了就衝出門搭 Uber。在 Uber 上一路跟夥伴們同步目前狀態,一面回顧睡前寫的講稿,焦慮到想吐。車一停馬上衝進大樓,這時候已經現場已經滿滿都是會眾了,忽然有種「我是誰、我在哪裡、我現在要做什麼」的迷失感。回想了一下,靈光一閃:「我身上有議程表要貼在各間教室!」趕緊上頻道通知大家我到了報到完就去貼,姓趙的 Bob 非常罩,他很清楚什麼事情比較重要,趕快提醒我這個時候先到講廳 Standby 要緊。因為這次還是很趕,來不及把講稿背下來,但照著念至少勉強可以。

第一天有驚無險的結束後,快速開了個 sync meeting。Bob 問大家說有沒有問題的時候我問了:「明天的水是我們要自己發,那我們要不要先安排誰發哪個教室?」Bob說:「不用先分,因為誰什麼時候會到都還不確定,先到先做吧。」這個時候的我們,還不知道隔天連場地都不一樣了……開心的和友人們去吃了晚餐,想說今天早早回家休息明天時間應該很充裕。半夜看到頻道上在討論台科因為高壓電纜施工挖斷全校停電而且還來了四台消防車的消息,不禁緊張了起來,後來看到已經有大樓復電,又鬆了一口氣,想說醒來應該已經修好了吧。

殊不知,Again!復電的那棟大樓到早上起來還是全校僅存有電的大樓…緊急出動!總召迅速公布了幾項需要做的更動,現場人員應變速度也真的很快,達成史上第一次在 Day2 進行場佈的動作,超級幸運我們有個很熟教室的天使,天使不只在今天大展身手,他在會前的補位也做得很好。抵達以後趕緊寄了信通知社群協調人還有社群攤位負責人,接著就到社群議程的新場地等社群的到來。除了工作人員的危機處理能力強大之外,社群夥伴也都很能理解並且主動協助,我覺得也給了很大的助力。其實我昨天根本沒有空逛社群攤位,先前也沒有經手聯繫社群攤位,所以對於社群攤位的全貌並沒有很充分的掌握,我只知道要引導原本在二樓跟三樓的攤位分別到哪間,不過我不記得有哪些攤位、也而要怎麼分配攤位空間也沒有空慢慢想了,我決定直接請同間的社群夥伴自行協調,想一下他們會需要幾張桌子、想怎麼排列,剩下的撤出教室,旁邊也有來得比較早的會眾來幫忙一起撤出教室的桌椅。(後來聽到場務組的人處理的教室在撤桌前有寫上教室原本的桌椅數量,我覺得真的是經驗值的差距,完全沒想到這件事XD)接著我就回到門口繼續引導社群還有想去聽「大家讀源碼」的會眾到對的教室。過了一下社群差不多定位之後,行銷組也把開源巔峰挑戰賽 Day2 的機器架起來,但平板竟然自動更新中XD Muka 過來當人肉掃碼機,但我覺得他可以去做其他更需要他的事。社群攤位的朋友也已經神奇的協調好攤位了,我就跟他說反正我也是在這,我來做吧,現場轉職掃碼機。

這時候我遇到水歌,前一天王偉老師跟我們協調因為班機時間想早上講,我當天晚上有寫信去問是不是能換時間,水歌也答應了,但球在這邊掉了(醜二),我沒有再通知兩位講者調換過的確認時段。當水歌來問我是不是確定改時間,我才想到那王老師可能也不知道,現場我還沒看到強哥,但剛好有遇到開源社攤位的夥伴,趕緊抓著他們請他們協助聯絡,感謝有他們的協助,老師順利抵達。

過了一下我忽然想起,參加開源教育 BoF 的老師,因為不是講者,所以沒有收到我們第一時間寄給講者的場地更換通知信。趕緊補寄了信件給他們,這時候已經接近中午,我其實有點擔心會有老師沒有檢查信箱而漏了訊息,但我也沒有電話可以聯絡,只好放寬心佛系通知了(再次感謝各位老師都很神通廣大的準時到達。)

中間想到這次不少外國的朋友來,還有來幫忙 BSDTW x Cat System Workshop 的 Deimos, Joe, 以及同是老屋愛好者的 Liao-Wen,所以就訂了十杯珍奶(發到不夠,早知道多訂一點,我自己都沒喝到XD)到這邊大致上已經忙得差不多,下午就專心參與開源教育 BoF,下午的主持議程,剩下一點點時間進系統貓&BSDTW 議程軌晃一下,最後去閃電秀,我就在想那間 main track 可能塞不下,到現場果然擠爆。還好 Bob 立刻想了到隔壁教室轉播的解決方法,所以我跟天使跟小平就過去測試了,最後雖然聲音不是很清晰(沒有音源線所以用麥克風收筆電音),但有眾人之力一起共筆,我相信可以理解的。

COSCUP 2019 工人大合照
COSCUP2019 工人大合照
Photo Credit: Arvin Wu

最後順利的閉幕,議程組抓著 Steve 一起去慶功宴,坐到接駁車上感覺鬆了一口氣,才忽然意識到我整天都沒有吃任何實體的食物,而且也沒喝多少水,還好早上入了喜馬拉雅神教有拿到布丁的糖果,不至於血糖過低。晚上是自助餐真是太好了,爆吃一頓,平常沒有很愛喝的啤酒,也倒了好幾杯XD

吃晚餐的時候坐 Steve 旁邊,用洪荒之力展開一陣英文尬聊XD 他人真的很 nice,跟我們解釋他的耳環顏色不同不是故意的,是因為他弄掉了其中一個。然後也解釋了他手上的刺青是左手是埃及的神話故事,右手是桌遊卡卡頌,齒輪跟箭頭分別代表「什麼」(那個什麼我忘了)跟秩序。我有問他把 email 公開在網路上會收到很多垃圾信嗎,他說真正的垃圾信其實 gmail 過濾得還好,但很多人會寄信問他問題,因為信很多導致他其實看不完,所以有可能要花上幾個月才會收到回覆(而且前一天他也有提到 Rust 社群的討論串也增長得很快,但一天的時間是有限的)。這點可能可以當作下次邀請大人物的參考,那些已讀不回的大人物有可能不是不想來只是根本沒有看到信,提早準備、想辦法找關係接觸都是可以再加強的。

走到北車,跟蘇蘇還有天使一起買了布萊恩誠品地下街店的限定口味奶茶。從一個坑裡踏出了一小步……還沒完呢。接下來還要開檢討,以及準備另外兩場國際交流軌,告一段落估計是十一月底。嗯,就可以接著準備 2020 了吧!

最後再次感謝 Bob, 小平, 蘇蘇, 球魚, Martian, 天使(隨機排序)。

勇者義彥和被引導的七人
Photo Credit: Vegabond

其他人的 COSCUP2019 紀錄 blog:
* Othree

認錯俱樂部

「認錯俱樂部」:參加者在發現內含馬賽克或匿名之抱怨噗時,主動留言認錯、增進社會和諧氣氛。不必報名,免費參加,只要在發現合適的句子上把 bit.ly/sorryla 推上去就對了!
by BobChao

這個俱樂部不是我發起的,我只是自稱白金會員。

前天我在 SNS 上寫道:「我其實知道喔,如果一直道歉想要獲得別人的原諒,就只是一種情緒勒索而已。認錯俱樂 部不隨附擔保原諒的部分,歡迎大家自由認錯,你可以考慮面對它、改善它,然後原諒自己。」
寫下這段話,其實是覺得自己最近有點常討拍。討拍不是錯,但過多的時候,會有點無法忍受自己,偶爾為之也許看起來有點可愛,但實際上是在消耗所有關心我的人的善意。

有人可能覺得我是個好人,其實我只是不希望自己成為吸血鬼,所以徒勞地希望能讓所有人開心。

我沒有被討厭的勇氣,也害怕讓人失望。
但終究必須面對那些只剩下自己的時刻,那才是真正的考驗。

回到安靜的地方 150807

寫詩的時候
需要回到
安靜的地方

街頭太吵
去年的腳步
現在正從
地球另一端回來

咖啡廳太吵
超齡中二以三倍的語速
討論自己的青春期
是不是一部糞作

夜晚太吵
夢踏過睡眠搖醒我
急著訴說
它的故事

即使只有我
還是太吵
假如你經過我身旁

第一版撰寫於 15 年,這次拿出來有修了幾個字。

殘片 140824

Photo Credit: Emiliano Arano . Source: Pexels

那天我遍尋不著那片白色的夢,海浪高速旋轉,捲出令人入魔的霓虹光芒。遺失的那些日子,我小心地把綠色的夜晚對半剖開,中間夾一本書,或是一張廁紙也很好。時間重複經過,越來越強烈地鳴總是寒冷頭痛。

20140824

無意識書寫跟發廢文只有一線之隔。

過了幾年回頭來看,我寫作的技藝並沒有成長,因為我其實沒有在思考。前陣子看了喵球對於「詩來找我」這件事的看法,深深覺得慚愧。另一方面,也許我真正的問題是在技藝或是靈感之前,有著長期的失語。我覺得詩要寫得好,必須要能敏銳地觀察,不管是觀察週遭、環境、氣氛、人物,甚至是能將自己當成一個被觀察的客體並描寫其狀態。

詩曾經將我錨在這個世界,但我卻因為想緊抓著那一點點的安定感,而進入一種自我噤聲的狀態。我很少寫長詩,因為我總是在等詩來找我,詩只會讓我窺見它的影子,而我抓緊機會抄襲,卻只能留下部分的碎片。

讀我的詩,常會覺得好像有話沒說完,其實就跟我做的夢一樣,幾乎不會有結局。但我開始認知到,詩沒說的部分,就是技藝了。

別再睡了,醒來吧。

Mello world!

Processed with VSCOcam with c2 preset
Greetings from Hachu!

Welcome to the kingdom of catS. If you like cat, reading, poetry, here might be the perfect place to share ideas with each other. However, my English is pretty limited, thus most of my posts will be posted in Taiwanese Mandarin. But I’ll try to translate them into English or Japanese sometime. If I make any mistake, you’re welcome to correct me and give me your advice, thanks a lot. Hope you enjoy your time here.